回眸昨夜浅醉

抱歉,我永远不会在lof发表任何同人,画作等创作了。

双白的所有梗,抱歉,真的抱歉。

白月,就此,收手。

800字材料作文卡在700上(不愧是我)

妥啊!天天!我爱你死你了!

天玑:


天天,我想看少年将军齐之侃被黑化过度的齐之侃艹哭,你可以满足我吗?


——@回眸昨夜浅醉 



齐之侃对被自己压到床上这件事很是懵逼了几秒。


身上的人看见他的神情觉得很是有趣,不由得出声逗他:“怎么?我的小齐……反悔了不成?”


“我若说是,你当如何?”齐之侃反击。


“你若是反悔……”


话说一半,还坏心地停顿了一下,摸了两把身下人的脸蛋,才不紧不慢地继续,“我就打到你同意。”


“恃强凌弱,非大丈夫所为。”齐之侃不甘示弱地掐了回去。


“嘶。轻点。”


大齐抱怨了一声,压下身子啃了小齐下唇一口,然后又安抚地舔了舔才往更深处进发。


一吻结束,两人的情绪都调动起来了。双方相视一笑,默契地开始扒对方的衣服,当然顺手揩油也是少不了的。


“来,腿张开点。”大齐拍拍小齐大腿外侧,同时另一只手举起准备好的润滑剂示意。


瞧着大齐脖子上狰狞的疤痕,小齐把嘴里的脏话咽了下去,乖乖地照做了。


首先是一根手指,然后两根,三根……手指进出间隐有水声……


“小齐,听。你浪出水了。”


齐之侃直接抬脚踹了出去,“你哪来那么多骚话?没水直接干啊?疼不死你。”


“不要说的好像你不知道一样,毕竟谁年轻的时候没对人体好奇过呢?”大齐安抚似得揉揉小齐的小腿,继续着他的开拓。突然,身下人颤抖了一下,发出一阵呻吟声。


“找到了。”说着又向那个位置按了按。


“别……”


大齐抽出手指,把湿淋淋的手指往小齐肚子上蹭了蹭,“怎么?不爽吗?”


小齐躺着装死。


“不要这么紧张。”大齐捏捏小齐的屁股,分开臂瓣,对准那个湿淋淋的小口,“我进去了。”说着慢慢将跨下那物送了进去。


“豁……”大齐喘息一声,试探着动作起来,“小齐……你里面真是又湿又软。想摸摸看吗?”


“不……必……”小齐忍耐着被操开的快感反击,“等操你的时候再……慢慢品味就是……那滋味想必是……啊……十分美妙~”

我承认我有赌的成份,但我和李寻欢必须火一个!


黑化

【李寻欢啊】深夜聊天

抱歉,简介中说了不会发贴了,我还是没做到,以下,仅代表我白月个人见解。我,白月,并不温柔但我在学着更加温柔一点,善良一点。


以下


他代表着光明,他代表着太阳,他这个人是温暖的。他能给人力量,我有时候喜欢戏称他是伦勃朗的上帝之光。


我在谈及古龙先生的小说时,我总会提到一句,在我心中,古龙先生的书也许不是最好看的,但他笔下所塑造的人物,全都是理想的活着的人物。我喜欢他笔下很多很多的形象,但若说有哪本特别推荐的,那还真没有。我特别推荐的小说,只有三本,《红楼梦》,《安娜·卡列尼娜》,《百年孤独》。受我妈妈的影响,我很喜欢武侠,我曾最骄傲的一件事是我用一个寒假的时间读完了射雕全本。


话题转回来吧。所有武侠小说人物中,我最喜欢的是李寻欢,我喜欢温柔的人,我喜欢温暖的东西,而李寻欢,他很符合。我越剖析他,我越喜欢他,他伟大且悲悯。说个小插曲,我平常是有看时事新闻的习惯的,一般一天至少不会低于一个小时,我认为这是个好习惯,我最关注的是民生,其次是时政。有时候在看新闻的时候我很心痛,我对不幸的事抱有巨大的悲悯感。


我的座右铭是:在其位,谋其政,成其事。


在低落的时候,我会这样安慰我自己:至少我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我受李寻欢的影响,我受我周圈环境的影响,我的性格很刚强。从小到大,我受过的打击并不少,我受过的伤更不会少。


哭完笑着说,我可以。强颜欢笑经常是我。


有一天,突然发现,我好像受李寻欢的影响很大。我想做一个更加温柔一点的人,更加伟大的人,更加善良一点的人。


我想学着,用善意面对这个世界。


前段时间,我把多情那本书又看了一遍,我发现李寻欢真的是个很乐观的人,他积极向上,他用善良去拥抱这个世界,他在逆境中也相信光的存在。


因为,他本来就是光。指尖的光芒照着黑暗的江湖。


我想啊,什么时候我才能做别人的光?好像,似乎,我还不行。我厌恶这样无力的自己,我似乎生命停下了,停在了我年华最好的时候,我想着,余生啊,平安喜乐,顺遂即可。我失去了朝气,我失去了活力。


我害怕,我害怕有一天我连仅存的一点少年意气都消失不见了,那我也真的完了,那窗棂白月这个名字也将不复存在。


我在深夜哭的时候,我不愿让任何人安慰,那是属于我白月的最后的一点自尊,我也同样希望在我自己哭完之后,有一个人跟我讲话,有一个人可以听我诉说。


哭完了之后怎么样呢?并不能怎么样。我只能试着更刚强一点,更温柔一点,也更善良一点。


我不能说是李寻欢教会了我什么是爱,但我肯定是受这个人物的影响的。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他不是一个文学形象而是一个人,一个活着的人。从来没有一个文学形象可以让我有如此大的触动。


我不知道是否有人能理解,做个结论吧,李寻欢就像那束伦勃朗的上帝之光照进我昏暗繁絮的内心,给过我温柔,给我温暖。


让我,在深夜,还拥有对一个人可以去想去思索的权利。


关于爱情,其实我认为,李寻欢并不适合做情人,没有人能懂他并且愿意看他自陷,这个是死胡同,李寻欢走不出自陷,懂他的人不愿不忍心,不懂他的朋友在伤害着他,不懂他的敌人让他陷的更深。


我的爱情观婚姻观受李寻欢的影响很重,爱情必须纯粹,不能掺一丁点儿的杂质,但婚姻不是,婚姻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是找一个陪伴你的人,精神世界是否完全契合其实并不重要。


陪伴更多的是生理陪伴,爱情更多的是心理情绪。而我认为,生理比心理重要。尽一切努力活着,即使是苟且。


和李寻欢这样的人交朋友很快乐,但如果是爱情,我认为能承受他的爱的人不多,他的爱太重,掺了太多太多的杂质,那不是爱情,是爱情与陪伴中的失力点,下方,是万丈深渊。


以下不是思索了,是道歉√


我很抱歉,是我太狂了,我没有控制住场面,很抱歉。


我,窗棂白月,就此收手了。




【聊聊天吧】表哥那么好,爱他你不配。

有些人怕不是入魔了?怎么?要更多人下场?拖三方高贵自独下场?逼走多少路人写手?


老子把话放这儿,要开骂在评论区见,不然你私信骂老子管事也可以,刚考完试,有的是时间对骂,不要再开贴了。


我只怕你连嘤嘤嘤的地方都没有。


要什么样的解决方式放出来!一遍一遍的解释,挂人有用吗?


人家对你做了什么?你需要怎么样的方式解决?你说清楚不就行了吗?一个又一个的贴子,烦不烦?要不要过年了?


以及,我坚持我自己的观点,我喜欢情月姐,我喜欢景行,我喜欢李寻欢。


我,自命清高。


景行:

每天




龙小云和龙啸云在机关算尽,争名夺利




唐蜜和铁传甲在拌着嘴




阿飞和李寻欢在舞剑




梅花静静地开




静静地落




你说,今夜的梅花开了几朵?




没人再去数梅花了吧。

致贺兰情月的黑粉

突然有点累了,有点想放弃李寻欢这个tag了,有人说这个tag下没有路人了,不是啊,我就是啊。


有人一遍又一遍的辱骂我的朋友贺兰情月(我不确定我算不算她朋友,毕竟我和聊天聊的不多,但她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好,我很欣赏并且崇拜她),她的文我并没有看(我接受不了龙小云这个角色,毕竟,我算半个原著党),所以我无法给出有力的反击,我不能说出哪里好,但我知道,这篇文章再差也不会差到作者需要受到侮辱,《诺言》不管是不是一篇好文还是差文,作者都不该受到这样的侮辱。


我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看她的文,但我知道,她人很好。


也许有看过我文的人,我算是飞欢党,但是我只吃兄弟情,后来因为一位作者,我开始疯狂发文,飞欢,是为了洗地。后来消停了我就没写了,近几天我几乎每天发文和图,也是为了洗地,我仅仅是想维护一下tag。或许会有人说我装…


真是笑话。我内涵你们,你们又听不懂…


我没有明确支持过任何一方,因为我并不觉得有哪一方对。《x尘》我有看过,说实在的,很恶心,(也有可能是因为我本人接受不了h)。可到最后你在吵什么?有一位作者自诩比作者古龙还要懂李寻欢,这就是笑话了。


娓娓道来永远比口出恶言要高尚的多。


本来我只是想为情月姐鸣不平的,但是我发现我无法有力的论证,因为我没看过她的文。


但我知道,她本人,作者本人,很高尚。


她说她是信佛的,虽然我不信,但是我尊重她的宗教信仰,因为我尊重宗教文化。


我想问,是时代变了吗?连尊重都不懂了吗?


深夜多思。我不仿讲讲龙小云吧。


龙小云,一个让我出冷汗的孩子。我不喜欢孩子,更不喜欢坏人。所以我一般都是避开这个名字。


但是有人厌恶就也有人喜欢,他们有可能是《问情》的剧粉,因为我也没有看过《问情》。所以我不知道剧中龙小云是怎样的人,但那里发告明诉云欢的人,你们又何尝不是网暴人士呢?或许剧中的龙小云和原著中的有着千差万别吧。今天看到一个事,漫画《长歌行》要拍剧,我极度震惊,因为我是二凤粉,但是我也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李二黑子。无可奈何,我只能去坪击作者,我不能坪击同人作者,我不知道这句话能不能理解?


我喜欢《多情》,但也有人厌恶《多情》。


我厌恶龙小云,但也有人喜欢龙小云。


喜欢龙小云的人没有防碍到我,那我与他也绝不可能有交集。


现在,我居然看到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坪击同人作者?我不明白。


请允许我自称情月姐的朋友,而我,不能接受有人侮辱她,有人以并不善意的言辞侮辱她。


李寻欢tag下的那人,请知。

【卓欢】多年以后,我还能不能记得你?

前文    《【卓欢】长安该有一场大雪,祭奠他的亡魂。》

【卓欢】多年以后,我还能不能记得你?

 

是雪,是一场大雪。

 

李寻欢第一次知道小李飞刀不是无所不能的,比如,他救不了这个人。他的眼睛被冰封,他的小刀停在指尖,他没有资格去为他报仇,他本来就不是个好人,他是个坏人,可李寻欢不是,李寻欢知道,他不能报仇,他不能杀人。

 

李寻欢托起他的身体,将黄土一沙一石破开,将指尖划开,将鲜血掩埋。一坛葡萄酒,一杯竹叶青。

 

天是黑的,血是凉的,心是冷的。

 

幸好,酒是温的。你看,我还记得你说过的,酒不能喝凉的。

 

李寻欢想哭,可是他已经没有泪水了,他已经哭了太久了,流下的只能是血了,如果血也已经流干怎么办?

 

那就等天亮吧。

 

冬天的夜是长的,分不清是天亮了还是恍惚了。

 

又是一杯酒下肚,酒也凉了。

 

除了喝酒,李寻欢不知道该干什么。

 

二十年前,他失去了这世界上最后一个亲人,今天,他失去了这世界上最后一个爱人。

 

李寻欢慢慢爬起来又靠着他的坟墓坐下去:“东来,你知不知道,我是个罪人。”

 

一坛酒下肚,东来,你还不来夺走我的酒杯吗?今天的酒已经超量了。

 

扯出一个笑容。

 

东来,我舞剑给你看吧。

 

剑是泪痕剑,人是最爱人。

 

雪继续落,纷纷扬扬煞是好看。就像就像,就像上天除了一个祸害,特赐一场大雪昭告天下。雪是瑞雪,不是灾雪。

 

人如蛟龙剑如虹,十分骄傲探花郎。剑还在舞,人却不是那个人。

 

“前辈,你好歹也动弹一下嘛,不要老是睡觉。”卓东来经常在练剑回来之后这样教训李寻欢。李寻欢有时耐不住卓东来的恳求才会偶尔动一下武。

 

卓东来对李寻欢软绵绵的剑法这样评价:“真是情意绵绵。”

 

“是啊,在下又老又丑,武艺平平,只能在你这紫气东来占小小的一方居所,实在不敢落了锋芒。”说着就将紫气东来的大门关上,将卧室门也关上。

 

此时李寻欢的剑法却是凌厉无比,似是要将满腔愁苦发泄出来。

 

白雪上是他咳出来的血,如早开的梅花,艳丽无比。

 

李寻欢不能死,他死了,江湖的正义谁来主持?

 

万古长夜无人与他温暖,刀上的锋芒均为与人。

 

又是一口鲜血,李寻欢好像听见一个脆生生的女声:“那位探花郎是谁呢?”

 

是啊!那位探花郎是谁呢!

 

李寻欢的人生终止在了那一声声探花郎的称号中。为自己而活的年月仅仅只有十五年,仅仅只有一生的四分之一。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一剑如虹,剑上的光芒温暖着这个冬天,化开了这冰冷的雨雪。

 

李寻欢此刻就像一个疯子,用近乎虔诚的剑法为卓东来送行。

 

这该死的长夜还尚未破晓。

 

破晓,阳光。多么好的词,再也温暖不了这坟墓中人。

 

“东来,寻欢好苦。”歇斯底里的哭泣,他也不是那个李园的贵公子,他也不是那能舌战群雄的小李飞刀。

 

寻欢好苦。这四个字李寻欢用了半生去埋葬。

 

李寻欢终究是倒了下去,他残破的身子真的真的累了。他记得,他昨夜与卓东来抵死缠绵,卓东来在最后甚至将他做昏了过去,还在他的饭菜中下了迷药嘱咐丫鬟端给他。

 

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的最后一面,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李寻欢一路风尘的骑马飞奔,他终于看到,他终于看到了他,他的胸上插着一把剑。

 

大雪漫漫,他的身体已经冻僵了,他看到雪落下来的模样。他看着大雪压住他的身体,他看到太阳出来。

他说:“瑞雪兆丰年。”

 

【END】

 

关于《【卓欢】长安该有一场大雪,祭奠他的亡魂。》和《【卓欢】多年以后,我还能不能记得你?》解释

 

这是一个系列,时间就是卓爷/探花郎逝世当晚探花郎/卓爷的心情,时间线就是一个晚上。

 

《亡魂》这一篇是卓爷的情况,冷静镇定,我尤其喜欢那句“他仍然是紫气东来,仍然是卓东来”,他没有那么多的情绪表现,但却不是没有情绪起伏。他还是紫气东来,是大镖局的统领。不是不够爱,只是往后余生只剩自己孤寂一人。

 

《多年以后》这篇是表哥哭坟,他有足够的时间去歇斯底里的哭泣,他前半生的估计在这一天,在这一晚上终于爆发,这是放,可是他不能随便杀人,他甚至不能自杀,这是收。到最后肯定是没有死的,因为这个江湖还需要一个主持正义的小李飞刀,在以后的以后,他还是只剩下了一个人,直到老死。

击鼓传画【共计九张】

发布了长文章:击鼓传画【共计九张】

点击查看

“朋友,吸焦恩俊吗?”群联画第一期

参与者(顺序即为序号): @景行  @天玑  @希文 @最世斜阳  @颖  @回眸昨夜浅醉   @竹戬如欢念君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