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昨夜浅醉

爱小说爱耽美爱随笔的文艺范。执笔画黑白,调色定冷暖。

突然想撑着活,撑着乐。


乐乎…


唉…


为什么限速?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有一句脏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算了,不讲了!靠!


有个很奇怪的脑洞【我很沙雕你们知道的】

大概就是齐蹇二人是师徒


私设小齐是若木华的大徒弟,因为不满师傅常年沉迷于神学,而收了一个年龄比自己更大的徒弟阿蹇,但是阿蹇太皮了嘿嘿嘿嘿嘿嘿嘿


懂我的吧?


我最喜欢沙雕小脑洞了


嗯,大概就是…会写叭


《风味人间》真好看呀!


传承中华美食,人人有责。


留学生与高材生之相爱相杀的小美好

留学生与高材生之相爱相杀的小美好


故事的开头永远是那么的老套,就像旧时记忆中的苦涩咖啡的味道,一成不变,一字不改。


嗯,对,故事没那么正常。


齐之侃算是大一年级中的风云人物,跳级生,高智商,作事风格雷厉风行。又是学生会中的干事,才开学一个月,已隐隐有内定会长的趋势。


不言情商,毕竟没有是吧?


带一年级的班导是罗斯,一个中年油腻的男人,人是胖了点,但是对学生的事却很上心。


学校走了一批出国留学生也就意味着会来一批留学生。中间就有两个华裔,名字在一批英文特别显眼,下方有一个括号写着中文。


蹇宾,丞向熙。很中国的名字。


罗斯意味深长的对齐之侃说:“你和他们是同龄人,肯定会有很多话题,就从寝室搬出来,转到他们宿舍去吧,我还安排了一个你的直系学长。”


“谁啊?”


罗斯笑的很奸:“仲堃仪。全院就你们拿的出手了,我也没办法啊。”


为了保护学校名声,和留学生同寝同班的一般不会是差生,但是也一般不会是要考研的学生。


但这次没办法,对方是个太优秀的人,丞向熙是对方学校直招第一名,蹇宾是每年的全优奖学金获得者。


同是教育,你咋那么优秀呢?


罗斯又开口了:“之侃,你带几个大一新生去接机,找几个口才好的,情商高的,长的不寒酸的。”


按照罗斯的脑回路,就是找几个长的好看的。齐之侃很随便的从校礼仪队找了八个人。


仲堃仪要进行下周的辩论赛,就没有去。


蹇宾很高,比齐之侃丞向熙都高,这是齐之侃的唯一印象。礼仪队的三个妹子几乎是个个堪比天仙,想着浓妆淡抹总相宜啊。一个个的叽叽喳喳,还有几个帅哥则是体贴的帮忙拿着其他留学生的行李什么的,一大群帅哥美女引起了不小动静,第二天就上了微博头条,深扒钧天大学留学生。


最受人关注的还是丞向熙,完美的家世,完美的学历,无不是人关注的热点。


但是有眼尖的从几张图片中找出了一点点腐味,钧天大学的直招生齐之侃左手提着一个美牌的行李箱右手牵着一个人,看手是个男人,但是被丞向熙挡住了半个头。


绝配二字又刷上热度。不到半天,这三个人的资料几乎被曝光。


但这三个人却是丝毫不知情。


知道的时候,是仲堃仪说的:“小齐齐啊,你上头条了哦。”


齐之侃抬起头。


“小齐齐啊,真配!”


齐之侃夺过他的手机。赫然入目的是他和蹇宾的牵手。


心好像被扯了一下。


蹇宾的声音,蹇宾的容颜,突然涌了出来。


齐之侃把手机还给仲堃仪,看着仍空着的两张床:“蹇宾是丞向熙男朋友,这种玩笑就别开了。”


昨天去酒店安排人员的时候,丞向熙强烈要求把蹇宾和他安排在一间房,高声说:“阿蹇是我男朋友,和我住一间有什么问题吗?”


齐之侃像是被梗了一下,见蹇宾没什么表情,就同意了。


齐之侃鬼使神差的把他们送到房间门口:“这里是中国,同性恋并不合法,请你们低调点。”


蹇宾似是抬眼又似是不经意的问候他,转身躺到床上就睡。


丞向熙好整以暇的解释道:“他已经近二十个小时没睡觉了,但是很遗憾的说,你并没有照顾他的资格。”


齐之侃皱了皱眉。


丞向熙很优雅的说:“阿蹇很美,但他不适合你。”


齐之侃规矩的回答:“这位同学,我并没有想抢你男朋友的想法。”


丞向熙伸出手指动了两下:“你的目光太过帜热。”


小段子x

蹇宾是个高冷的学霸,一般来说,高冷的人都有一个奇怪的爱好。呃,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蹇宾爱上了玩开心消消乐。本来只是在休息的时候解乏,后来发展到吃饭的时候也玩,哦,真是个糟糕的事…


被忽略的齐之侃很不爽。


这是个因果式子。因为蹇宾忽略了齐之侃,所以齐之侃决定让他不忽略自己。


开始想的是收他手机,保护视力。


后来听了高年级的室友教的方法,蹇宾就是个欠扁的,你别理他三两天就行了。


齐之侃觉得甚有道理,奈何,蹇宾沉迷于开心消消乐的救村长的道路,并没有发现。


齐之侃内心:“emmmmmmm”混蛋,你骗老子!


终于有一天,蹇宾或许是良心发现或者是回头是岸…他从开心消消乐的美好世界抬起头:“小齐,你教我玩LOL吧。”


“为什么?”齐之侃很奇怪,他不像是对网游很感兴趣的人呐。


“ignb。”


齐之侃坚定了默收他的智能手机的想法,不对,还有电脑。


小段子x

由于齐之侃和蹇宾并不同课,所以只好约好一起在食堂门口见面。

齐之侃也算是一小有名气的大一新生吧,因为长的帅。对,你没看错,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身为他男朋友的蹇宾十分自豪,看,我就是我男朋友,你撩不动的那种。

尾随齐之侃的有一小批人,蹇宾小跑到他旁边,使劲的挽住他,轻轻的说:“后面有人跟着你。”

齐之侃轻轻勾起嘴角:“不过,我只喜欢你呢?”

蹇宾为自己在上课期间撩了他感动后悔。

丢人啊!


      本版序言不幸只能由我一个人署名了。马克思这位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应受到欧美整个工人阶级感谢的人物,已经长眠于海格特公墓,他的墓上已经初次长出了青草。在他逝世以后,就更谈不上对《宜言》作什么修改或补充了。因此,我认为更有必要在这里再一-次明确地申述下面这一一点。

      贯穿《宣言》的基本思想:每一历史时代的经济生产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的和精神的历史的基础;因此(从原始土地公有制解体以来)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即社会发展各个阶段上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被统治阶级和统治阶级之间斗争的历史;而这个斗争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阶段,即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这个基本思想完全是属于马克思一一个人的。

      这一点我已经屡次说过,但正是现在必须在《宜言》本身的前面也写明这一点。

      弗恩格斯1883年6月28日于伦敦

小段子x

数学课上,齐之侃飞快的打着字,与他聊天的当然是蹇宾了。

突然,他收到回复:【小齐咱们别聊了】

齐之侃立刻回复:【为什么?】

蹇宾:【特别关心的声音很大的】

被自己老婆撩了怎么办?在线等,蛮急的!

光灭了【五十粉点梗】【政斯】

赢政x李斯

天欲雪,大秦将亡。

始皇命不久矣,这个消息似乎在同样年迈的李斯眼中,少了悲欢,多了恩怨。

赵高从车架中刚出来,就直奔李斯车架中:“皇上邀您谈话。”

李斯默不作声,他终于要死了啊,他终于要死了啊。

天离破晓还有一点时辰,静谧的夜压的李斯喘不过气来,他都快死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始皇看着那面帘子,很久很久都没有人来动。除了李斯没有人敢来。余威震于殊俗不是假唱。

他在盼着李斯来,大秦要有他,要有扶苏。

上郡的道路那么漫长,即使车同轨也显得那么漫长,长到他无法亲自将大秦交给那个孩子。

李斯已经坐了一晚上了,他怎么睡得着呢?他最崇拜的人快死了。他一生追随的人快死了啊。

李斯的腿坐的麻了,所以他决定下车走走。月色似乎也被压的发不出光来,暗暗的笼罩着暗夜,天,黑了。

“蒙毅,你兄长有寄过信给你吗?”李斯遇到蒙毅在巡逻就打了一个招呼。

蒙毅不解其意,但还是规矩的回答:“未曾。”

“皇上今晚情况怎么样?”李斯在给自己找理由,不等他回答又自言自语:“我去看看吧,那群人肯定照顾的不好。”本不需要理由,但他就是急切的找了一个卑劣的理由。

始皇帝看着门帘动了,进来了一个人,始皇帝开口嘲笑他:“李斯,你怎么也瘦了?”

李斯行了礼,规矩的跪坐在始皇帝床前。

赢政轻笑着,仿佛在笑他多此一举:“你本就是个不懂规矩的,何苦来?”

李斯突然哭了:“赢政,你还记得我吗?记得李斯吗?记的那个人是谁啊!是李斯吗!”秦始皇就快死了,他能不能自私一点,让这个人带着悔恨离开呢?

赢政目光不似平时锐利,人之将死,其人何其善也:“别哭,朕的李斯不懂眼泪为何物不是吗?”

李斯把头埋在始皇床被里,这个动作,那么亲近,他肖想了好多年。

“我就要活到头了。大秦要交给下一代了,李斯,我需要你。”赢政看着他的头顶,这个人,怎么到现在还那么倔强呢?倔强了一辈子也不肯开口说求。

李斯问:“陛下,你有看到过我李斯吗?”

赢政本欲回答有却被抢了白。

“若我不曾是鬼谷子徒弟,若我不曾助您统一,若我不曾一次次为您出谋划策,您还能看到我吗?”

“我,李斯,不过是个臣子对吗?”

李斯站起身来,深深的行了一个大礼:“大秦,有我。”

我曾活过吗?我曾活过吗?我李斯有活着过吗?我的一生交付我的全世界了啊!我的全世界赠与我光,赠与我热。赢政,是我的全世界啊!

赢政没有看到他最后的行礼,也没有喊出那声李斯。他,一个创时代的人,溘然长逝。

他曾活过,活的很自豪,活出了一个大写的伟大!

李斯整好衣冠,他将延续始皇的风采活着。他为大秦而活。

赵高和胡亥在约定的地方等他,李斯蔑视着这两个小人,口中说:“改吧。”

大秦有我就够了,不需要蒙家二子,不需要扶苏!

我偏执,我疯狂,我爱您啊!

这一份疯狂而又偏执的爱,至死未曾得到回答。

天终于亮了,可惜太阳再也出不来了。














看到有很多人点这对,我也想写就写了。

我是第一次写这对,写的不好请指教!


产生于困惑,结成于亲。

整齐利落的皮鞋扣在地面的声音干脆好听,齐一色的军装显的对面的军人愈发挺拔好看。一场以军方为代表的相亲开始。

第一个上场自我介绍的是个小兵,接下来的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才是我蹇宾要的人!

齐之侃,咱俩做个交易。你不喜欢婚姻主导你的人生,我恰好也不喜欢。结于亲,散后各自飞。

齐小将军似乎是像是认真思索了一小会儿,好啊。

散后各自飞。我答应了!









我继续上课啦。拜拜